跳过导航
X

全球碳交易价普降 发改委指导价面临尴尬

受到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双重打击,全球碳交易市场价格全面下调,这也将影响中国企业今年清洁发展机制项目(下称CDM,见文后相关资料)的签约数量。

  “在价格上,对中国企业肯定有影响。从目前情况看,新增的交易量会减少。”隶属财政部的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陈欢告诉《财经》记者。


  市场的下调,使得发改委一条不成文的审批规定面临“不合时宜”的尴尬。出于保护中国企业的利益,发改委规定了CDM项目每吨碳不少于8欧元的指导价格。市场人士指出,一些容易被核证、操作成本小、回报高的项目,如风电,每吨定价要在10欧元之上,才可获发改委放行。CDM是《京都议定书》规定建立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一种国际履约机制,具有减排义务的发达国家可向没有减排义务的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以支持具有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效应的项目,并购买因此产生的减排额度。


  自2008年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以来,与全球股市一样,全球碳交易市场价格也疯狂跳水。2008年6月至7月,CDM产生的“核证的温室气体减排量”(下称CER)价格曾高达每吨二氧化碳25欧元。时至今日,该价格已跌至每吨9欧元左右。


  3月2日,CER价格基准指标之一的欧洲气候交易所(ECX)CER期货价格为9.17欧元,3月2日,另一个国际碳市场重要价格指标“欧盟排碳配额”(下称EUA)现货价格为9.96欧元。


  一般情况下,EUA的价格远远高于CER的价格,这使得发展中国家的CER受到发达国家青睐。如今,这两个价格变得非常接近,意味着,CER的购买需求正在下降。


  在市场畅旺之时,包括有投资需求的国际投行、有减排需求的发达国家的企业以及政府都到中国投资CDM项目,以较低的价格获得CER,或冲抵企业的强制性减排额度,或售出获利。从2005年10月,联合国发出第一个CDM项目的减排认证至今,中国是产生CER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因此,有人又将CDM描述为,“中国发展机制”(China Development Mechanism)。


  经过市场的调整,之前要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购买CER的买家,如今可以在国际碳市场上以相近的成本购买碳排放配额,而无需购买CER,并避免了CDM项目因审批不确定产生的交易风险。


  一位曾经在中国市场上很活跃的CDM中介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今年2月以来,他们没有签过一份交易合同。


  一位从事碳交易的国际投行分析人士告诉《财经》,供大于求导致碳市场价格的下跌。从需求方面讲,经济危机导致欧洲企业开工不足,排放量减少,因此可以轻松完成政府分配的排放限额,无需从市场上购买。


  去年第三、第四季度,欧盟27国除电力部门的工业排放同比下降了11%。欧盟全年总排放下降了4.1%。


  此外,碳交易市场中的重要买家——投行在金融危机中受到沉重打击。已倒闭的贝尔斯登、雷曼以及被兼并的美林,都曾经是活跃的买家;从供应角度来看,手头拥有排放额度的企业和投行,为了获取足够的现金,渡过危机,纷纷把手中的额度抛售,造成供给远远大大需求。


  “不少买家濒临破产,试图转手自己已经开始做的项目,但很少人去接手,市场不好,大家都在观望,”该人士指出,“碳交易市场回暖的关键还在于经济复苏”。


  目前,发改委还没有放松价格限制的迹象。


  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中心项目管理部负责人温刚对《财经》表示,CDM项目是为了通过帮助发达国家减排,使发展中国家获得一定的优惠资金,支持可持续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


  他说:“如果价格定得太低,怎么支持发展中国家,怎么能说是双赢机制呢?”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对《财经》表示,发改委的规定不是铁板一块,如果市场进一步恶化,也有可能下调指导价格。他也表示,通过申请CDM项目获得的资金只占中国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的一小部分,因此CDM交易的减少不会对中国的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相关资料:“清洁发展机制”(CDM)


  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全球气候变暖现象,减缓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排放,1997年12月,在日本京都,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参加国通过了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京都议定书》(简称《京都议定书》)。根据《京都议定书》,包括欧盟国家、日本、加拿大等国在内的20多个工业化国家,各自承诺了在2012年之前对于温室气体排放的限制和减排义务。


  《京都议定书》包括了“清洁发展机制”(CDM)的内容。这是惟一将发展中国家包含其中的机制——即允许发达国家到发展中国家实行减排,并将其作为本国减排指标的一部分。由此,发达国家可以以较低的代价达到减排目标;发展中国家则可以得到发达国家的资金及先进技术,可谓“双赢”之举。


  由于有了强制减排需求,碳交易市场在发达国家应运而生。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曾经是毫无价值的空气,也可以通过企业申请CDM项目,经过联合国批准核证之后,通过市场交易产生价值,从而为企业带来一笔额外的收益。这对于许多中国企业来说,仿佛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在过去两年当中,CDM项目在中国的发展速度很快。


  截至2009年1月1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准的CDM项目达到1847个,包括风电、水电、余热发电等可节能减排的项目。


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

  自2005年起,中国政府从CDM项目中,按照不同的温室气体种类,提取一定的比例,这笔资金由财政部下的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负责管理,并用于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研究和企业开展节能减排的项目。目前,财政部、发改委等七部委正在拟定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办法,明确基金的运作和投资方向。